首頁 > 基金 > 正文
未來已來,香港有限合伙基金制度將于2020年8月31日起生效
來源: 范凱敦江競競等    2020-07-30 12:16:49

image.png

       繼《有限合伙基金條例草案》(“《條例草案》”)于7月9日通過立法會二讀與三讀程序、于7月17日在憲報刊發《有限合伙基金條例》(第637章)(“《有限合伙基金條例》”)后,翹首以盼的香港有限合伙基金(有限合伙基金)制度終于將于2020年8月31日起正式揚帆起航。


      這意味著除了組建開放式基金型公司(“開放式基金型公司”)或單位信托之外,基金管理人現已可以選擇在香港設立有限合伙形式的基金。關于香港有限合伙基金制度的總體框架與特點,敬請查閱我們此前發表的文章(香港能否取代開曼成為亞洲國際私募基金中心?—— 評香港《有限合伙基金條例草案》)。


     本文將重點討論基金管理人與基金發起人在香港有限合伙基金制度下應考慮的主要事項。

image.png

     立法會于今年3月首次考慮《條例草案》后,法律事務部已對《條例草案》完成了詳細的審查,主體內容與之前保持不變,但對《條例草案》進行了少數的修訂與完善。其中,《條例草案》第24(2)(c)條現作出修訂,規定有限合伙基金在其周年申報表中需包含普通合伙人(“普通合伙人”)作出的,有關有限合伙基金是否會在其向公司注冊處處長(“公司注冊處處長”)提交最新周年申報表后的12個月內繼續營運或開展業務的聲明。另外,《條例草案》第89條也相應作出修訂,規定了在觸及違反《有限合伙基金條例》時的舉證責任與標準。

image.png


     普通合伙人和/或投資管理人是否必須持有牌照?


     如普通合伙人已將投資管理職能全權委托至投資管理人,則普通合伙人自身并不需要持牌。同時,與香港開放式基金型公司不同,除非有限合伙基金會在香港開展受規管活動,否則普通合伙人并不需要委任持有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牌照的投資管理人。


     早在今年年初證監會就已進一步澄清了針對私募股權基金的持牌要求[1]。簡言之,任何在香港開展受規管活動的人士,不論其在有限合伙基金中扮演何種角色(可能涉及持牌要求的職能包括普通合伙人、投資管理人、投資委員會、分銷商和募資中介),都必須持有相關牌照。除非被豁免,任何針對符合《證券及期貨條例》下“證券”含義的投資組合或資產進行交易、實施管理或提供意見的人士(包括私募股權及風投),都將受限于持牌要求。


    如有限合伙基金的普通合伙人或投資管理人不參與任何與上述“證券”有關的活動(例如,有限合伙基金投資于香港私人公司的股份或包括房地產或其他大宗商品的非證券類資產),將可能無需受牌照限制。但需特別提示的是,雖然香港私人公司的股份及債券未包含在上述“證券”的范圍內,非香港私人公司的股份及債券是明確包含在“證券”定義內的。


    雖然非持牌的普通合伙人和/或投資管理人不需要受證監會的直接監管,因此可減少相應的監管合規成本,但投資人和有限合伙基金的其他服務供應商可能會出于對內部審批流程或合規要求的考慮,而更傾向于與證監會持牌的基金發起人開展合作?;鸢l起人及管理人應就是否在香港開展設立基金管理業務或與持牌公司搭檔合作而提前規劃部署。


    是否必須聘請托管人?


   《有限合伙基金條例》要求有限合伙基金對資產進行妥善保管,但并不強制要求普通合伙人聘請第三方托管人。如果普通合伙人或投資管理人為9號牌持牌公司,則在開展投資管理活動時,持牌普通合伙人或投資管理人需滿足《基金經理操守準則》項下的要求,包括以適當的技能、小心審慎及勤勉盡責的態度安排委任及持續監督托管人,如果選擇自我保管財產,普通合伙人和投資管理人需采取相關政策及程序以妥善分隔其資產保管與投資管理的職能。


    有限合伙基金負責人員及其義務

    《有限合伙基金條例》要求普通合伙人委任一名負責人員(“負責人員”)針對每一位投資人(包括有限合伙基金的有限合伙人)根據《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第615章)(“《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附表2中的規定履行反洗錢及打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義務。


    image.png


     負責人員將對《有限合伙基金條例》項下有限合伙基金的反洗錢/打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義務承擔最終責任,這與包括新加坡和開曼在內的其他管轄區截然不同,在后者的規定下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即使外包給第三方服務商)始終對反洗錢/打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義務承擔最終責任。


    《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附表2項下的要求總結如下:

image.png


    《有限合伙基金條例》要求該等負責人員必須為一家認可機構、持牌法團、會計專業人士或法律專業人士,而鑒于該等人士自身已受制于《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的約束,因此對于反洗錢/打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措施的執行應相對簡便,例如,持9號牌的有限合伙基金投資管理人可在管理境外有限合伙基金時直接參照并結合其現有的反洗錢/打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措施的政策和程序。


    隨著全球金融服務行業逐步走向服務及程序的數字化,相關監管機構也在2018年底同步更新了香港金融管理局反洗錢指引和證監會反洗錢及打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指引,從反洗錢和持續合規角度為認可機構和持牌實體提供遠程客戶開戶指導。因此,有限合伙基金也可利用該等遠程程序為投資者開戶。有關更多金融機構[2]及持牌實體[3]遠程開戶信息,請查閱我們此前發表的文章。


    注冊及合規


    有限合伙基金在不向公眾公開發售的前提下無需取得證監會的認可或批準,并可直接于公司注冊處進行注冊。


    有限合伙基金的申請材料需由一家香港律所或一位香港律師提交。與香港的私人公司類似,有限合伙基金須向公司注冊處處長提交周年申報表,并向公司注冊處提交有關注冊信息變更的通知?!队邢藓匣锘饤l例》附表 3已列明關于遞交注冊申請、周年申報表及注冊信息變更的相關費用,與開曼公司注冊處目前收取的費用相比有顯著優勢。

image.png


    基金發起人應考慮接洽各類顧問及服務提供商,包括行政管理人或公司秘書[4]等協助基金滿足持續合規義務的專業人士。


    稅務影響


    無論基金設立于哪一個司法管轄區,稅務在基金結構的搭建中都是至關重要的一部分。隨著稅務局近期出版的針對基金的利得稅豁免的詮釋和執行指引(稱為DIPN61),關于各類基金實體(包括有限合伙基金和特殊目的實體)、投資人及投資管理人是否有資格享受統一基金稅務豁免(“統一基金稅務豁免”)的答案也逐漸明朗。


    有限合伙基金和特殊目的實體稅務影響


    統一基金稅務豁免涵蓋于2019年《稅務(豁免基金繳付利得稅)(修訂)條例》并于2019年4月1日生效。統一基金稅務豁免為香港的私募基金提供了不區分司法管轄區域的稅務處理方法??偠灾?,私募基金(包括有限合伙基金)在符合“基金”的定義并滿足特定其他條件的情況下,即可享受香港利得稅豁免。為符合統一基金稅務豁免資格,有限合伙基金的收益需從由“認可機構”或“持牌機構”或“合資格的有限合伙基金”在香港進行或安排的“合資格交易”(包括涉及債券、期貨、私人公司股權及外匯的交易等)中產生。該等利得稅的豁免(受限于特定條件),同樣適用于有限合伙基金下設的特殊目的實體。


   同時,有別于新加坡要求普通合伙人向當地金融管理局申請稅務豁免的規定,統一基金稅務豁免不會施加有關取得預先審批的要求,統一基金稅務豁免允許相關實體通過自我評估的方式以判斷其是否滿足利得稅豁免的條件。


    有限合伙人無需就有限合伙基金份額的認購、轉讓及贖回繳付印花稅,因為有限合伙基金的權益并不符合“股票”的定義,但是,如有限合伙基金針對任何應繳稅資產(如香港股票或不動產)而接受實物出資或安排實物分配,則該等出資或分配安排將會帶來印花稅。


     投資管理人/投資顧問稅務影響


     香港投資管理人一般仍將需針對其收取的管理費繳納16.5%的利得稅。但鑒于香港采取地域稅務概念,因此該等利得稅僅需針對源自香港的利潤繳付。換言之,投資管理人可針對其在香港境外進行的核心投資管理活動申請降低利得稅稅率,因此對于涉足跨境業務的投資管理人尤其有利。


    附帶權益稅務處理尚待解決


    財政司司長今年年初在預算案中宣布,香港政府希望能明確有關有限合伙基金附帶權益的稅務處理,但目前具體處理方式仍未明朗。業界預期香港政府會就附帶權益出臺稅務優惠政策,以配套香港有限合伙基金制度的實施并完善香港投資管理的整體運作機制。



    基金文件


    《有限合伙基金條例》充分認可基金合伙人之間的合約自由[5],這也與其他常見的境外基金司法管轄區的操作一致,因此,基金發起人和投資人無需對其已相對熟悉的現有基金文件進行大幅修改。


    《有限合伙基金條例》不強制要求有限合伙基金準備私募備忘錄或其他發售文件,且普通合伙人無需向公司注冊處長或證監會就該等文件安排備案。相較于開曼,根據最新修訂的開曼《2020年私募基金法》,基金需對其私募備忘錄、主要條款總結或涵蓋特定信息的宣傳材料需向開曼金管局進行備案。


     有意設立香港有限合伙基金的基金發起人可考慮安排就現有基金文件咨詢法律顧問,以制訂并完善可適用于香港有限合伙基金的基金文件。




     放眼未來

    《有限合伙基金條例》目前不支持境外基金向香港有限合伙基金的直接遷移,我們期待未來能有直接遷移的可能性。


     有限合伙基金制度的推出恰逢其時。開曼近年來對私募基金法律法規的不斷改革,包括更嚴苛的申報及備案義務、經濟實質的要求等所帶來的高昂合規費用已很大程度影響了開曼監管相對寬松及開曼稅務優惠方面原有的吸引力。


    在基金發起人就資產管理活動和基金實體所在地逐漸統一化的全球趨勢下,香港與內地及大灣區的緊密聯系孕育著諸多科技、媒體和電訊、醫療健康、生物醫藥,以至金融科技等快速增長行業的投資機遇。


    金杜律師事務所擁有一支專注于基金設立、合規、牌照及稅務的專業團隊。我們期待與您一同探索香港有限合伙基金帶來的全新機遇。如您有任何疑問,請與我們溝通。


    *凡提及“香港”或“香港特區”,將被詮釋為提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体彩时时彩11选5山西